注冊  找回密碼
     
 

松门兴隆酒店:攝影的“顯微術”

杜塞多夫vs门兴 www.ypsywh.com.cn 2019-9-10 15:02|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416| 評論: 0|來自: 藝術中國

摘要: 說到顯微攝影,不得不先說一下英國人羅伯特·胡克,羅伯特·胡克是史上最被低估的自然科學家之一,我們唯一能夠想起的和羅伯特·胡克有關的就是“胡克定律”和他首創的“細胞(cell)”一詞。除此以外,我們對胡克在當 ...
說到顯微攝影,不得不先說一下英國人羅伯特·胡克,羅伯特·胡克是史上最被低估的自然科學家之一,我們唯一能夠想起的和羅伯特·胡克有關的就是“胡克定律”和他首創的“細胞(cell)”一詞。除此以外,我們對胡克在當時科學上的地位茫然不知。


英國科學家羅伯特·胡克

其實,遺忘胡克的不僅是我們,即使在他的誕生地英國,他同樣被遺忘了300年。究其原因可能或多或少與他和牛頓的矛盾有一些關系,二人在學術上存在爭議,胡克曾尖銳批評牛頓的某些觀點,而且懷疑牛頓剽竊自己的研究成果。牛頓則是大怒,稱其完全不能理解自己的理論。所以在牛頓影響下,皇家學會取下了胡克的肖像,這可能是胡克沒有留下任何肖像的原因。牛頓還試圖燒毀大量胡克的手稿和文章,被阻止。

盡管人們對胡克知之甚少,但胡克的一些成就在歷史上仍然是舉足輕重并且獨一無二的。其中包括他1665年發表的《顯微術》一書,內有不少精確而美麗的素描,描繪了肉眼從來沒有看到過的顯微鏡觀察結果,如蜜蜂刺器官的形狀、跳蚤和虱子的解剖圖、羽毛的結構以及霉菌的形成等。


《顯微術》扉頁

 

胡克觀察到的跳蚤,出自《顯微術》

當時沒有攝影術,胡克無法把顯微鏡里看到的影像直接記錄下來,所以就采用了最原始的記錄方式——把看到的一筆一筆畫下來。如果從藝術角度來評價這些充滿科學色彩的繪畫作品,它們所具備的美感主要并非來自繪畫者的主觀,而是客觀存在于自然中的,只是人們將這些客觀事實進行了放大。攝影術與顯微術結合以后,這些微觀世界才真正得以通過影像記錄的方式呈現給觀眾。


羅伯特·胡克制作的顯微鏡

有人將顯微攝影定義為“肉眼直接看不到的東西”,我認為這是不準確的,如果以“肉眼直接看不到”為標準,至少高速攝影也屬于這個范疇,用錘子砸碎玻璃瓶的瞬間、拳擊手被擊中面部的扭曲瞬間,這些因為速度太快都是肉眼直接無法看到的,而顯微攝影則是因為物象太小使肉眼無法直接看到。


鐵錘雜碎玻璃瓶瞬間


拳擊手擊中面部瞬間

與傳統攝影相同,顯微攝影也利用了光學成像原理,通過光的直線傳播性質和光的折射與反射規律,以光子為載體,把某一瞬間的被攝景物的光信息量,以能量方式經照相鏡頭傳遞給感光材料,最終成為可視的影像。顯微攝影一直緊隨傳統攝影的軌跡發展,從最初的膠片相機到數碼相機,顯微攝影技術也進行了一次華麗的變身。拍攝的樣品從螞蟻、蜜蜂等生物的細微結構到染色切片、活細胞,再到熒光下的亞細胞結構;成像作品也從膠片升級到電子照片,再到視頻錄像。顯微鏡下的觀察越來越清晰,拍攝到的圖片越來越奪目。

本文選登的部分圖片來自尼康微觀世界攝影大賽,該賽事創辦于1974年,至今已有40年歷史。比賽不設門檻,任何熱愛顯微攝影的人都可以參加,比賽評出的一、二、三等獎,獎金分別為3000、2000和1000美金,榮譽獎將可以得到沖洗一張16×20寸照片的機會。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果沒有它們,我們很難相信原來微觀世界會有這樣美麗的事物,原來我們身邊的東西竟然已經以這樣美麗的姿態存在了幾十年甚至幾千年……


邁克爾·布里奇(黑腹果蠅的眼部器官)


沃爾特·皮奧爾科夫斯基(新生的猞猁蜘蛛)


蓋爾·德蘭格(紅蟻)


何塞·阿莫多瓦里維拉(沙漠玫瑰花的雌蕊)

Archiver|手機版|杜塞多夫vs门兴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10-23 23:09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杜塞多夫vs门兴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