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法兰克福对阵门兴:在斯里蘭卡的150小時,這里是沒有彩色的四月天

杜塞多夫vs门兴 www.ypsywh.com.cn 2019-5-9 09:30|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1107| 評論: 0|來自: 奔騰叔

摘要: “逃”去科倫坡4月21日中午時分,一則突發新聞跳到了我的手機上——新華社快訊:斯里蘭卡政府部門21日說,首都科倫坡包括教堂、酒店等多個地點當天發生的爆炸已導致至少70人死亡,另有260多人受傷。于是簡單的準備了 ...

 “逃”去科倫坡

 

4月21日中午時分,一則突發新聞跳到了我的手機上——新華社快訊:斯里蘭卡政府部門21日說,首都科倫坡包括教堂、酒店等多個地點當天發生的爆炸已導致至少70人死亡,另有260多人受傷。

于是簡單的準備了器材和必要的生活裝備,把護照扔進背包,9個小時后,我在北京時間22日的午夜2點半鐘到達了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坡灼碌囊?,混雜著潮濕和熱浪,在軍警的反復查驗下,我進入到了發生爆炸的核心區。

風暴的中心往往是一種可怕的靜寂。在宵禁的深夜,科倫坡零星的淡橘黃色的路燈照不亮來時的路,數百條鮮活的生命,在本應象征著重生與希望的日子里,嘎然而止。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蘭卡尼甘布,爆炸后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在這里約百人喪生。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蘭卡尼甘布,爆炸后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 尋找遇難者

61歲的安東畢生著裝都沒有如此體面過。

他的家距離發生爆炸的科倫坡圣安東尼教堂不超過100米,從家里步行去教堂的他,再也沒有自己走著回來。當我看到他的時候,他身穿筆挺的黑色西裝,在白色硬領襯衫和西裝之間是黑色的領帶。白色面紗蓋在安東的臉上,這種面紗像常用的蚊帳質地,只是人們慣用它來阻擋蚊蟲的叮咬,而安東的家人是告訴所有的人,安東走了。

我拍了很多照片,總是不滿意。在這場混亂中看不到尊重,只有死亡。就在拍攝即將結束的時候,我斗膽把相機舉過頭頂,放在安東身體的正上方,黑色鏡頭直面安東。這時候他像是一個熟睡的人。

從圣安東尼教堂驅車一個小時,我來到了另一處發生爆炸的教堂——位于甘尼布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這是一處位于社區里的中型教堂,那天,約有百人在這里喪生。翻譯馬拉帶著我圍著教堂四周走街串戶,尋找到遇難者,讓照片為歷史發聲、作證。

10歲的沙洛米的家距離教堂步行5分鐘,她是家里的二女兒。當我見到她的時候,她和自己的姐姐、媽媽、弟弟躺在了一起。沙洛米的表姐18歲的Chamodhi說,沙洛米在爆炸發生的那一刻就已經喪生了,她那聲沒喊出來的“媽媽”永遠的留在了自己的口中。

我在這間約10平方米的屋子里有些窒息,多年采訪突發新聞的經驗在這里變的一文不值。面對的孩子逝去,沒有人可以有效的克制情緒。在我的記憶中,只有沙洛米白色的泡泡袖連衣裙,胸前和裙尾的黃色和紫色的桃心繡花。

4月21日,美麗的印度洋寶島珠斯里蘭卡流下了悲痛的眼淚。人們不愿去回憶這樣一場打著信仰謊言的真實屠殺。數百名無辜的人,在象征著重生與希望的那天,被卷入了黑色的夢中。

2019年4月26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發生爆炸的圣安東尼教堂前掛滿了黑白飄帶。
2019年4月22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61歲的遇難者安東。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蘭卡尼甘布,10歲的遇難者沙洛米(中)和自己的姐姐、媽媽和弟弟躺在屋里等待下葬。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蘭卡尼甘布,10歲的遇難者沙洛米的弟弟也在教堂爆炸中喪生。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蘭卡尼甘布,爆炸后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蘭卡尼甘布,街頭貼出的遇難者葬禮的告示。 基督徒的葬禮

在爆炸發生的第四天,科倫坡城北的一處的天主教公墓,人頭攢動。

26歲的Shreemali被哭聲、叫喊聲環繞,臉上不時被手撫摸,她無法拒絕這樣的對待。她是一個樂于幫助別人的女子——美麗、聰慧,與人為善。在她葬禮的這天,所有被她幫助過、被她熱愛生活的情緒感染過的人們匯聚到一起,為她送別。

Shreemali的家人,在他們最為艱難的時候,對于我這樣一個闖入的的攝影師,沒有對我說不。他們甚至幫我從眾多送別的人群中擠到Shreemali的棺木旁,讓我用相機拍下他們與這個女子相別的最后一刻。

語言不通,但悲傷可以準確無誤的傳達。3歲的Gagana是Shreemali的獨子,他在大伯的懷中嚎啕大哭,大大圓圓的眼睛中只有淚水。在男子們要奮力合上棺木準備入土下葬的時候,人群中的哭聲到達了頂點。站在棺木尾部的男子時不時的用香水噴灑著shreemali的身體,濃濃的人造香精的味道意味著時辰到了。

Shreemali的丈夫庫馬爾長她2歲,看起來像一個純情的少年。少年手中死死的攥著幾顆石子,他知道一旦他將石子投入安放棺木的土坑中,他和妻子真的陰陽兩隔。永別了。悲傷的庫馬爾在兄長的攙扶下和前來送別人的一一告別。Gagana哭累了,在大伯的肩頭睡去。

科倫坡好像永遠只有夏天。它不給悲傷的人們更多的時間去悲傷。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城北的一處天主教墓地,人們在為遇難的26歲女子Shreemali送別。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城北的一處天主教墓地,葬禮上的人們。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城北的一處天主教墓地,人們在為遇難的女子Shreemali下葬。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城北的一處天主教墓地。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城北的苦圣母教堂,等待下葬的遇難者。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城北的一處天主教墓地,小女孩在大人的懷中看著親人被安葬。
2019年4月26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城北的一處天主教墓地,安葬的爆炸遇難者。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蘭卡尼甘布,神職人員在為遇難者做下葬前的禱告。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城北的一處天主教墓地,爆炸遇難者在這里被安葬。
2019年4月26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城北的一處天主教墓地。

Archiver|手機版|杜塞多夫vs门兴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10-22 05:15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杜塞多夫vs门兴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